谁说寒门难出才子 ——访当代园林规划与高校管理专家陈敬佑教授

www.d886.net

2018-10-08

  人物名片  陈敬佑,1948年出生,中共党员、当代园林规划专家、硕士生导师、教授,原籍苍南钱库浃底园、现居浙江杭州。

  居无定所,家教深厚  1948年9月,陈敬佑出生于今苍南县望里镇浃底园村。 浃底园是他的世居地。 他的父辈兄弟众多,但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,因此他们数次搬家,住无定所,但父母却很开明,是个见过世面的人。

在父母的正确理念引导下,其兄弟姊妹们都接受了教育。 这一点陈敬佑一直感激父母,他说:“论当时家庭条件,我们家庭根本没有能力支撑一家六个孩子读书,可在父母坚定的理念支撑下,我们都如愿以偿如期接受教育。

”他小时候在午睡时曾听到父亲与客人的一次交谈,父亲对客人说,“如果我的子女们念书有本事念下去的话,我就是倾家荡产也心甘情愿。 ”父亲的话让陈敬佑终身难忘,激励他们更加勤奋学习。 当时就是为了能让子女们读书,家里曾经养了两头母猪和长毛兔来维持家庭生活。

  陈敬佑父亲曾经走南闯北,先后在福州、厦门、宁波、台湾等地经商,是当时农村极少数出外经商群体之一。 他认为,我们祖祖辈辈为什么贫穷,就是因为没有文化,没有知识。 要使子孙后代不和我们一样受苦,就要让他们念书学文化,有知识。

正是他的阅历成就了他的理念,健全了他的思想意识,所以,才能全力支持子女读书。

  陈敬佑父亲最为厌恶的就是当地赌博的不良习气。

他常常严厉告诫子女们:赌博害己又害人,就是扑克也不许玩。

在父母的严格要求和谆谆教导下,子女们从不参与赌博,这已成为家风。   陈敬佑在老家接受了启蒙教育,他的启蒙老师是民国史学家陈功甫先生的儿媳余美萼。

小时候的他路过牛车头余老师家门口时,被老师看见,叫进家坐了一下,看见老师家有好多书,令他十分震撼。   迁居万全,求学生涯  1959年上半年,陈家举家移民离老家40多公里的平阳万全。 七月份学校放假时,他跟着堂兄(陈敬寿),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来到万全新家。

由于那时营养不良,身高不到一米五的他,又挑着担子,从老家出发走到方岩下后渡江到鳌江,坐轮船到平阳坡南。 因天气太热,到平阳通福门时,堂兄买了一根棒冰给他吃,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吃到棒冰。 然后再步行到新家——万全倒树桥(当时临时居住倒树桥,半年后移居塘桥村)。

一天之内,一个十一岁从未出过远门的小孩,挑着担子走了二十多公里的路,艰难程度可以想象。   陈敬佑对于全家移民万全这一大事,他是这么说的:一是老家人多地少,社会矛盾非常突出,又刚刚经历“五统”时期。 陈敬佑清晰记得,在1959年春节以后的半年之内,几乎没有吃过米饭,只能以地瓜丝、米糖和野菜充饥,生活的艰辛如今难以想象。

而万全垟地广人稀,只要肯劳作,应该能保证全家人的生活;二是父辈四兄弟在老家一直没有房子,总有寄人篱下之感,而去万全那边可以解决住房问题;三是父母非常注重环境教育,当时因为经济原因,好多适龄孩子失学,我父母认为这样对幼小的我们有负面影响,他们为我们教育真有“孟母三迁”之意;四是老家经常发生宗族械斗的陋习,曾对我大家庭造成重大伤害,父母想远离这种环境,全家人能够安心过日子。 显而易见,他的父辈决定移民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,并非一时冲动。

  万全地处飞云江下游,属飞云江冲积平原,历来是温州的重要粮仓,著名的鱼米之乡。 万全历来名人辈出,如宋外交家宋之才、晚清启蒙思想家宋恕等。 但对于只有十一岁的陈敬佑来讲,这些好像并不重要,继续求学之路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。 陈敬佑在老家读完三年级,进入万全后林小学上四年级。 他适应能力强,唯一无法改变的是方言。

原来他在老家一直讲“福建话”,而万全一带是讲瓯语,当地称之“平阳话”,可他一句都不会讲。

方言的不同,让陈敬佑与万全一带同龄人交往有诸多障碍,这正好使他能专心致志学业。

一年后又转学至临区小学上五年级。 1962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当时平阳县名校—平阳县第一中学。   陈敬佑能考上这所中学,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,学习非常刻苦,并且注重全面发展。 他每次从学校回去,还常给父辈们讲述一些国家时事政治方面的信息,父辈们都很乐意听。 陈敬佑在平中初中部三年间,品学兼优,曾任班级团支部书记。 初中毕业考上省重点中学——瑞安中学,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愿望。   瑞安中学是一所有历史的浙江省名校。 陈敬佑1965年考入瑞安中学高中部就读,依当时瑞中的升学率,陈敬佑一只脚已踏进大学的门了。

但因文革之故,所有学校停课,他只能返回农村,体验农村生活。 在农村期间,他没有放弃学习,坚持看书、读报、听广播,自己订阅报纸,关心国家大事。

  1970年,是陈敬佑命运的转折点,他被推荐赴浙江化工学院化机专业学习。

对于这戏剧般的变化,陈敬佑回忆说:“瑞中停课后,我回家务农还真认为自己这一生与读书无缘,没想到1970年下半年,传来高校招生的消息。 ”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报了名,可因是瑞中学生,基础扎实而被招生的老师看中,最终录取在浙江化工学院化机专业学习。

当年全省各地兴办不少氮肥厂,急需专业技术人才,能进了这个专业学习,陈敬佑可谓求之不得。

  文革期间,“读书无用论”、“知识分子是臭老九”在社会上十分盛行。

在校期间,人家都在闹革命,他坚持学习,人家去贴大字报,他去教室看书。

当年学校地处衢州乌溪江畔,一出校门便是农田。

在校三年间,除了每天坚持一二个小时的体育锻炼之外,其余时间大多用于学习。

他的学习态度和钻研精神深得老师们的赞赏。

由于学习成绩优秀,毕业时便留校担任专业教师。